Monthly Archives: February 2012

学会说“不”,学会拒绝

很多时候“不”字很难说出来。

比如:
哥们让你帮他做点事,这个事情也许对你来说难度不是很大,那时候你出于哥们义气,毫不犹豫的说“好”。
再扩展下,同样有个朋友让你帮忙办个事情,事情对你来说也不难,但是可能时间上不是特别安排的过来,那时候你出于面子,很“高兴”的说“好”。

再比如:
有个项目能让你赚一笔钱,而且也不难完成,那时候你出于欲望,和对方说“好”。
再扩展下,同样还有个项目也能让你赚笔钱,但是似乎时间上,和技术难度上有些问题,那时候你出于贪婪,很勉强的和对方说“好”。

再比如:
领导安排你一个事情,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完成,那时候你出于想表现以下,很爽快的和对方说“好”。
再扩展下,同样安排你一个事情,但是已经下班了,那时候你出于不想得罪领导,很不爽的和对方说“好”。

其实帮别人做写事情,对自己来说也是件快乐的事,但是凡事都有一个度,过了度也就不好了;有些时候要克服自己的内心大胆的和对方说“不”;可能你觉得对方会不爽,但是你要知道这样是对别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。

我就遇到过这样的事情,结婚前需要印刷很多东西,就找了一个朋友帮忙,他非常好爽的答应了,我也很开心,觉得这个事情有着落了,而且我也非常相信他产品的质量。到了后来发现他其实也非常长忙,我的东西一直也没有太用心,请柬是我要发的前一天给我的,并且颜色偏差也非常大,但是已经无法重来,只好将就了。喜糖袋子也是我催了无数次(一次一次的没有按照时间交付)以后才拿到了东西,而且这次更加糟糕,勉强也只有1/3能用,这次实在忍不住,电话里好好发了一把或,还继续问剩下的东西能按时完工不?对方回答依然是可以。但是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拿到剩下的印刷品,喜糖袋子最后也找别的公司重新印刷(数量不够,东西也实在太不像样了);现在看来可能我和他连朋友也做不了了,毕竟我结婚也就这么一次,带来了太多遗憾,虽然对让也是出于好意,出于义气。

拒绝也是有技巧的,不是直接说个“不”
对于朋友你要和别人说清楚,讲明白,我想对方肯定是讲礼的,不会因为此时不爽,反而互不耽误对方。
至于人性的贪婪,那就请你想想有什么比利益更重要,你的信誉和人品都比眼前的利益更加重要,所以请你思量清除再去做决定,不要耽误你自己。
最后把握你的原则,大家都喜欢有原则的人,不是随风倒的人。

其实以前我也一样,非常哥们义气,朋友的事情没有说“不”,但是最后发现自己确实能力有限,根本做不完,哪怕自己不吃饭不睡觉,结果也耽误了一些朋友。现在长大了,慢慢的了解到了其中的问题,学会了拒绝。

最后,我想对那些被我耽误过的朋友说声 “对不起”!

诚信带来的社会运行成本

这次有个朋友的项目外包给别人做,原定是15个工作日完成基础部分,并且会定时上传开发成果,结果10个工作日了,对方还没有怎么开发。
只能电话过去催,几遍电话以后对方说,确实还没有开始开发,实在抱歉。

其实我自己做工程师,也知道凡事有个过程,所以之前的10个工作日也没有怎么去跟进这个事情,觉得别人做完一部分就会上传给我们看看,最多也就是打电话说下某天必须上传之类的话,结果得到了一个不好的结果。

我那个朋友是一个很结果导向的人,他觉得这个事情有问题,接下去必须每天更新2次,必须天天电话催着。

反过来想想也是,项目还是要完成,只能这样跟进项目,其实这样无形中带来了极大的成本,我需要每天电话,对方也需要时刻警惕我的电话和按时上传,而这期间开发也回被打断;更重要的是诚信成本巨大,你会发现你慢慢的就不信任对方了,虽然对方说还能加人后按时完成,但是你总会问一句“确定吗?”

回想别的事情,就拿去年我办的婚礼来说,其实婚礼是一个很开心的事情,但是你会发现总担心婚庆公司会宰你一刀,结果大部分时间耗费在谈价格上,甚至很多东西自己搞定。

现在不诚信带来的社会成本实在太高了,高到我们都快接受不了。

游客会怀疑是不是被宰(其实宰是必定的)
淘宝上要反复挑选是不是假货
工作要不断跟进,不停沟通
捐钱要考虑某些机构会不会占为己有
就算看到路边一个要饭的也要想想人家是不是“伪装”的
就是去上个洗手间也要把自己的大包小包拿着,不敢让一个陌生人帮忙看管下

不诚信让人活的很累,很累。

Hello world!

我想一般人都会把这篇文章删除,但是我最后还是决定不删除了。
自己写的第一行代码输出的就是“Hello world!”
那就让自己Blog第一个输出也是“Hello world!”

工程师的最爱 —— “Hello world!”,:)